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故事

图片故事

[2016年6月刊] 听见你的笑脸 看见你的声音

老师给了浩洋几块糖,小家伙回家路上没舍得吃,回到家就马上剥开往妈妈嘴里塞 一个普通的清晨。昭华摸索着走出家门,要和赶着去上学的儿子说再见。临别,她一边大声叫着儿子的名字,一边张开双臂想要给他一个拥抱。然而跑在前面的儿子好像并没有听见妈妈的呼唤,头也不回地一溜烟儿跑远了。徒留昭华一个空空的怀抱,和一张落寞的面容。 是的,昭华是盲人。而她唯一的儿子浩洋,是聋人。 他们,一个看不见对...[详情]

[2016年5月刊] 时间的“匠气”

 1996年,16岁的厉国阳在东阳老家开始学雕刻,3年出师。后到中山工作1年,又辗转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继续深造,得到过现代著名艺术家的指导,也曾零工资苦心钻研“丝翎檀雕”技艺。厉国阳说,要真正做出匠心独运、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作品”,必须要沉得下心、坐得住“冷板凳” 2011年,厉国阳再次来到中山大涌,同时也把他精通的“丝翎檀雕”技艺传入中山。丝翎檀雕,是一种结合传统木雕工艺...[详情]

黄叶落尽春却至

黄叶落尽后,便是郁郁葱葱的新绿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范仲淹这句描写北方秋季迷人景致的诗,似乎可以用于形容中山春日的美丽与空灵。南方的春天,乍暖还寒。昨天还吹着冷冽北风,今天就下起绵绵细雨。冬天那些还没掉落的黄叶,也在一夜之间洋洋洒洒,铺天盖地。中山这个南方更南的城市,树木以一种辞旧迎新的态势,才刚送走了落叶,随即焕发了新芽。在袅袅黄波的萧瑟包裹里,人们仿佛...[详情]

[2015年7月刊] 世界那么大,何必总低头?

在我们身边,这样的画面俯拾皆是:地铁上、饭馆里,乘电梯、过马路,朋友聚会、家人聚餐,人人都只顾低着头刷微博、聊微信、玩游戏,就算搭话也是敷衍了事。生活的每一个缝隙都被手机填满,“低头族”日渐壮大,信息时代的无礼与冷漠正在蔓延,人们不由得自嘲:“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们坐在一起,你却在刷屏。” “低头族”似乎无伤大雅,但至少干扰了原有的生活。2012年,一个名为Stop P...[详情]

[2015年6月刊] 西江情深深几许

人越长大,越害怕时光走得太快,也就越想极尽所能去抓住稍纵即逝的岁月。就像流经中山、注入南海的西江,那江水清澈、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壮美姿态,不知道藏着多少人的思念和眷恋。 滔滔江水,奔流到海不复返;淳淳岁月,日新月异不可留。千百年来,西江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山人,催生着他们走向发展和繁荣。远处的千吨货轮鸣笛一响,瞬间便能唤醒沉睡的西江水,以及生长在西江边上的人们。他们喜欢到这...[详情]

[2015年5月刊] 久病床前有孝女

是谁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神湾镇外沙村村民苏炳欢的事迹让我们相信,久病床前也有孝女。 24年前,一场重病导致苏炳欢的母亲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母亲需要贴身照顾,哥哥却身患自闭症,姐姐们也早已出嫁,心疼、不舍和爱让风华正茂的苏炳欢断然放弃原本稳定的生活,包括爱情,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 不管是打风还是下雨,不管是盛夏还是寒冬,苏炳欢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工作:每天三餐喂母亲进食...[详情]

[2014年 第十二期] 桥头村:那一方美丽山水

有这样一处地方,安闹市一隅而车马不喧,处闾里当中而推窗见山,石屋隐于茂林修竹,洋楼之外阡陌田畴,身处其中犹如在画里,只是,不知人装饰了画还是画衬托了人?这里,就是三乡镇桥头村。 桥头村是三乡郑姓的始迁入地。北宋天圣年间(1023~1031),惠州路判郑菊叟从榕树埔迁此定居,取名桥头,至今已逾990年历史。之后丁口繁衍村落渐扩,成“两里二坊一新村”之规模:人瑞里、人和里、南宁坊...[详情]

[2014年 第十二期] “癮君子”的重生

老袁今年四十多了,在这个不惑的年纪里,近20年的反复吸毒史令他比同龄人有更多的人生体会。家人的痛苦、旁人的轻视、家境的窘迫,还有毒瘾的折磨,让他这20年的每一个夜晚都无法安睡,每一个白天都无法真正清醒,人生的谷底好像没有尽头。 直到6年前,老袁开始每天坚持服用美沙酮,用替代疗法控制毒瘾。 戒除生理毒瘾是吸毒人员融入社会的第一步,而美沙酮药物替代疗法是控制传统毒品成瘾的有效手...[详情]

[2014年 第十一期] 知子罗:废城不废

八角楼老姆登教堂汹涌奔腾的怒江水奔流不息,守护着这里的一切仍有为数不多的人坚守在这里天真纯朴的孩童县委大院遗失的美好 知子罗,是傈僳语,它的意思是“好地方”。 滇西碧罗雪山上经常云雾缭绕,云雾起时知子罗就被笼罩在其中,时隐时显,缥缈如神仙居所,古人没有看错,当年的这个“好地方”确实是一个美丽童话。提“当年”,是因为这一切似乎只是存在少数人心中的传说。如今的知子罗,老旧残破,只有...[详情]

[2014年 第十一期] 用故土的语言,写故土的故事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为两位获得大奖的作家颁奖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唐颖参加华文文学与“中国梦”并发表讲话夜游岐江 河源,天际,赤道那大日头下,苍莽雨林中,拔地而起,阴森森赤条条耸立着开天辟地时布龙神遗落的一块巨石──原住民达雅克人的冥山禁地“峇都帝坂”。传说,那是生命的源头。 马来西亚作家李永平的作品《大河尽头(上卷:溯流)》写的就是主人公永溯河而上,直面生...[详情]

第1页/共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