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人文中山 > 文章正文
用故土的语言,写故土的故事
第三届“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圆满收官
文/ 包凯莹 图/ 洪喜鹏  中山画刊  
分享至: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中共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为两位获得大奖的作家颁奖.jpg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为两位获得大奖的作家颁奖

 

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唐颖参加华文文学与“中国梦”并发表讲话.jpg

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唐颖参加华文文学与“中国梦”并发表讲话

 

夜游岐江.jpg

夜游岐江

 


    河源,天际,赤道那大日头下,苍莽雨林中,拔地而起,阴森森赤条条耸立着开天辟地时布龙神遗落的一块巨石──原住民达雅克人的冥山禁地“峇都帝坂”。传说,那是生命的源头。

    马来西亚作家李永平的作品《大河尽头(上卷:溯流)》写的就是主人公永溯河而上,直面生命源头,或尽头的故事。对于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而言,他们生命的源头是故土和母语。不管身在何处,不管距离有多远,他们始终坚持用故土的语言,写故土的故事。

    终于,他们有理由踏上故土。由《中国作家》杂志社、中山日报报业集团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结果揭晓,李永平的作品《大河尽头》和张翎的作品《阵痛》共同摘得了评委会大奖。薛忆沩的长篇小说《遗弃》、夏曼·蓝波安的中篇小说《天空的眼睛》、王宝国的长篇纪实文学《华侨抗日女英雄李林传》、孙必胜的长篇纪实文学《革命者孙眉》获得优秀作品奖。新作奖分别由山飒的《裸琴》、谢凌结的中篇小说《一枚长满海苔的怀表》、张冲的中篇小说《她比烟花绚丽》摘得。

 

 

“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让海外华文作品在国内有了一个“家”。 

 

    自去年10月22日正式启动以来,第三届“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得到了华文作家的大力支持,共收到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马来西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2位作者投稿,涵盖了小说、散文和纪实等题材,总数达到1128.75万字,共评出9部获奖作品。据了解,本届文学奖大奖奖金30万元,由李永平和张翎共享。而为了鼓励新人创作,本届文学奖首设新作奖。

    11月11日-12日,获奖作家从四面八方汇聚中山,出席由祖国为他们精心设计的颁奖仪式。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中共中山市委书记薛晓峰、《中国作家》原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中国作家》主编王山等出席颁奖仪式并为获奖者颁奖。

    2009年,“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在中山正式设立,这是我国首个以华侨为题材的文学奖,填补了我国文学奖项的空白。此前,虽然海外不乏优秀华文作品,但许多作品却因“国籍”而无缘国内奖项。在采访中,作家们均表示:“是华侨文学奖让他们的作品在国内有了一个‘家’”。

 

 

 历史和时间,会形成巨大的动力,推动华文文学的进步。

 

    “相比上一届,本届文学奖的作品质量要高出许多。”艾克拜尔·米吉提告诉记者,这说明了“中山杯”在海内外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参赛的好作品的数量明显增多。

    在谈到两部大奖作品时,艾克拜尔·米吉提说:“极富文化寻根意味、语言表达老道的《大河尽头》与写作风格细腻、人物情感描写细致而有张力的《阵痛》可以说难分伯仲,放弃其中任何一部都是一种遗憾,再三权衡,组委会决定让两部作品同获大奖。”

    “中山杯”文学奖已经办了三届,从第一届针对华侨文学的作品,到第二届针对华侨华人的作品,第三届已经拓宽为全球华侨华人的作品,范围逐年在扩大。艾克拜尔·米吉提甚至提出这样的构想:未来“中山杯”要对用中文写作的外国作家们开放。

    近10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强势发展,海外掀起了一股中文热,并逐渐形成态势。当有一天外国对中国从贸易需求转变为社会和文化需求时,就会有外国人用中文来写作。

 

 

故土和母语,在血液里,永远不会被剥离。

 

    11月12日,获奖作家来到孙中山故居,参加“华文文学与中国梦”座谈会。他们从自己的经历和写作出发,谈到了自己眼中的“中国梦”,有的认为“中国梦”就是记住母语,用母语写作,并且能通过华文文学写作走上世界文学的文坛。有的谈到了海内外华文作家通过华文写作以期让“中国梦”扎根在世界人民的心里。毫无疑问,华文文学就是这些海外作家与祖国的一个重要的沟通渠道。

    “能够用母语真实观察和反映故土的历史和文化,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加拿大作家张翎说,“故土和母语,在血液里,永远不会被剥离。”而李永平的“中国梦”,是希望华文文学能够像英文文学一样,是属于全世界、全人类的。

    对于所有的海外作家而言,最大的责任是对他的语言负责,为语言作出贡献。他们所能想到的未来,在梦里包括记忆和历史,有太多中国的记忆值得去挖掘。而“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给了他们对故土的寄托。

 

 

1李永平.jpg


★李永平 |《大河尽头》上、下卷

 

上个世纪30年代,李永平漂洋过海来到马来西亚,是《大河尽头》载着他回到了家乡故土。他曾无数次梦想过回大陆,但第一次踏上祖国大陆的土地,居然就抵达他仰慕已久的孙中山故乡,而且是来领“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李永平把这一切归根于“冥冥中自有天定”。

 

2张翎(图 余兆宇 夏升权).jpg

 

★张翎 |《阵痛》

 

在《阵痛》的创作手记里,张翎写道:“谨将此书献给我的母亲,我母亲的故乡苍南藻溪,还有我的故乡温州——我指的是在高速公路和摩天大楼尚未盖过青石板路面时的那个温州,你们是我灵感的源头和驿站。”她所书写的故土,是她的想像世界,是真实的记忆在时空的间隔过程中所发酵衍生出来的东西。

 

3薛忆沩.jpg

 

★薛忆沩 |《遗弃》

 

从10到50岁,薛忆沩走的都是纯文学的路。《遗弃》最初出版于1989年,那时的薛忆沩刚好25岁。《遗弃》后来被再版了两次,最新版本的《遗弃》可以说是对1989年的《遗弃》的重述,那是一个50岁的人对于25岁的一次致敬,他说那本《遗弃》的长处是它充满青春活力的情绪,对压制的叛逆态度和个人精神痛苦的同情。而现在的这本《遗弃》已经是“自觉”的作品。

 

4王宝国.jpg


★王宝国 |《华侨抗日女英雄李林传》

 

王宝国研究李林多年,已经出版过6本专著,其中有3本是传记。在《华侨抗日女英雄李林传》中,王宝国在书名中加入了“华侨”二字,如此普通的两个字,却体现了王宝国对李林深入研究后以更加宽阔、客观的视角来纵观这位女英雄及华侨群体。

 

5夏曼·蓝波安.jpg


★夏曼·蓝波安 |《天空的眼睛》

 

来自宝岛台湾达悟族,夏曼·蓝波安是第一次走进华侨华人文学奖。《天空的眼睛》在达悟族语里所指的就是“星星”,这是一则来自于自己的故事。以一条鱼的角度拉开序幕,描写一位达悟族外祖父母扶养一位原汉混血外孙,期盼他能自然融入达悟文化的真实故事。

 

6孙必胜.jpg

 

★孙必胜 |《革命者孙眉》

 

孙必胜写这部作品最初的出发点是让孙家的后人清楚了解孙家在革命时期的一些故事,尤其孙眉的故事。孙必胜前后筹划了七八年,总共花了4年功夫收集、整理资料,为此还去过孙眉以前去过的包括夏威夷、马来西亚、湛江等地,实地感悟、开豁思路。

 

7山飒.jpg


★山飒 |《裸琴》

 

作为久居法国的一名作家,山飒的《裸琴》最早是法语写成的,这次获奖的中文版本,亦是由她本人亲自进行了修葺,基本保持了原作的最佳韵味。但两个版本仍是有所区别的。中文版《裸琴》更多的是站在国内读者对中国文化有更多理解的基础上,多了一层历史借鉴意义。

 

8谢凌洁.jpg

 

★谢凌洁 |《一枚长满海苔的怀表》

 

为了这部作品,当时谢凌洁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包括国内与海外的联系、建筑风格、人文风情等,再把这些元素结合在一起,诉说成故事。她说,海外华人所处的环境比国内的人要孤独寂寞得多,因为失去了惯有的语境,创作显得比较纯粹。“作品就是潜在的一个自己,隐形的自己。因为孤独,因为对一个东西要表达,一直持续对自己对话。”

 

9张冲.jpg

 

★张冲 |《她比烟花绚丽》

 

“最初我是想写一个雪夜的故事,东北有一句俗话叫‘三穷三富过一生’,我想写一个人的一生,想了很久以后,我就想写一个老太太在离世前二十天的故事。”张冲这样介绍她的作品。在生活中张冲是一个老师,创作诗歌、小说与电影剧本,撰写若干学术论文。在她看来,中国作家要写出好的作品必须更多地深入系统地地去读一些西方哲学、美学书。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