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人文中山 > 文章正文
桥头村:那一方美丽山水
文/ 三乡 图/ 廖安安 洪喜鹏  中山画刊  
分享至:

    有这样一处地方,安闹市一隅而车马不喧,处闾里当中而推窗见山,石屋隐于茂林修竹,洋楼之外阡陌田畴,身处其中犹如在画里,只是,不知人装饰了画还是画衬托了人?这里,就是三乡镇桥头村。

    桥头村是三乡郑姓的始迁入地。北宋天圣年间(1023~1031),惠州路判郑菊叟从榕树埔迁此定居,取名桥头,至今已逾990年历史。之后丁口繁衍村落渐扩,成“两里二坊一新村”之规模:人瑞里、人和里、南宁坊、山罗坊和桥头新村。

    经桥头村牌坊过大榕树,就到了桥头村。首先看到的是并排两座祠堂:桥西郑公祠和岚桥郑公祠。桥西郑公祠为五间三进布局清代祠堂,建筑高大,木雕精美,壁画犹存,尽显岭南祠堂特色。右边的岚桥郑公祠形制虽不及桥西祠恢宏,但是,用蚝壳整齐码叠的外墙,却别具韵味和视觉冲击力。

    夹杂在新建筑里的老民宅,因年代久远,外墙已经变得灰暗甚至脱落,瓦背上还长出了瓦松,但是,那些镶嵌在墙面的灵动的灰雕和檐板的通花木雕,檐壁上精美如新的绘画,却是深得岭南建筑之神韵,观者每有惊艳之感。

    人瑞里,顾名思义此乃出人瑞之地。据记载,清代监生郑彦文居于此,父母兄弟皆延寿至七八十岁以上,其本人则活了97岁,并因此而获赐八品官衔。

    穿过弯弯曲曲的小巷,一片稻田出现眼前:近山的翠屏,金黄的稻浪,田间斑驳的老榕树,分明就是一幅宁静而艳丽的田园油画,只是,再高明的画师也不能调和出如此绚烂的色彩。三三两两的路人走在蜿蜒的田陌里,又恰到好处地为她平添了一份生机。

    桥头村厝小琅环山之阳,村民世代背山而居。小琅环山不高,海拔136米,也不大,面积仅0.8平方公里,却有小家碧玉般的秀美,素以“洞石林泉”四大自然景观而著称。

    洞:即石仙洞。山麓密林处,两块花岗岩大石倾斜相盖成洞,称“石仙洞”,俗称“石屋仔”。清嘉庆乙亥年(1815年),桥头村举人郑荫棠见此胜景状似小巧玲珑的玉坠环,遂名之“小琅环”。洞的外壁刻有郑荫棠题写的两首诗,特引其中一首以共赏:“好是蓬莱石,飞来枕一溪。地无烽火劫,洞有岭云栖。载酒看花笑,煎茶听鸟啼。天然山水意,壁上喜留题。”

    一首以共赏:“好是蓬莱石,飞来枕一溪。地无烽火劫,洞有岭云栖。载酒看花笑,煎茶听鸟啼。天然山水意,壁上喜留题。”

    石:奇形怪状的花岗岩石蛋。山谷里,一块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在风化磨圆作用下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石蛋,滚圆的、扁圆的、圆柱状的,层层叠叠堆放在山谷里,鬼斧神工令人叹为观止。在石屋顶上有一脚印和小洞,传说是八仙路经此地,陶醉于此处美景而久坐后留下的脚印和酒杯印。

    林:修竹茂林。小琅环山植被茂盛,满目参天大树,更有大片竹林,植物种类达460多种,铁冬青、岗梅、鸭脚木等具有药用价值的植物就有200多种,百年树龄的国家三类保护植物土沉香和千张纸等,更是弥足珍贵。

    泉:涌泉。小琅环山多有涌泉,为地下水的自然出露,最奇特的要数石仙洞里涌泉。石屋似乎是专门为她而搭建,清冽甘凉的泉水从斜搭的巨石根部汩汩流出,叮咚悦耳,时涌金沙;出没于石缝之间的游鱼细虾,就是涌泉的看护者。有文人骚客于石壁题写“松风水月”、“琴音”,甚为恰切。早晚时分,时有村民提大桶小罐来取此凉水,以为饮用。

    小琅环的山亭也很有特色。八个观景亭台,或独座或双体,或飘逸或沉稳,错落有致分布于各峰顶之上,居亭之高,尽览三乡全貌无遗。亭子都有当代书画名人题写的碑刻,颇有可观之处。

    有孔虫雕塑园是小琅环的人工力作。这些被称为“大海里的小巨人”小精灵被放大雕琢成114座石雕模型,形态各异,如扇贝,如螺丝;如纺锤,如链坠;如孔雀开屏,又如即将收成大白菜和南瓜,如此小虫大观,精妙绝伦。

    九百年沧海桑田,当年因临海有桥而得名的桥头村,现在已难觅桥的踪影,但是,她依然美丽。她给我们留下了厚重的历史人文沉淀和美丽的小琅环山,还有在人们记忆中的一副至今无人能对的上联:桥头洗墨染乌石。

用蚝壳整齐码叠的外墙,别具韵味和视觉冲击力_副本.jpg

用蚝壳整齐码叠的外墙,别具韵味和视觉冲击力


洋楼之外阡陌田畴,身处其中犹如在画里_副本.jpg

洋楼之外阡陌田畴,身处其中犹如在画里


桥头村牌坊_副本.jpg

桥头村牌坊


近山的翠屏,金黄的稻浪,田间的斑驳的老榕树,分明就是一幅宁静而艳丽的田园油画_副本.jpg

近山的翠屏,田间的斑驳的老榕树,分明就是一幅宁静而艳丽的田园油画


【大图】三乡桥头村大景_副本.jpg

三乡桥头村大景(图/洪喜鹏)


有孔虫雕塑园是小琅环的人工力作_副本.jpg

有孔虫雕塑园是小琅环的人工力作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