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时政 > 文章正文
不能忘却的记忆(三)
中山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
文 陈景深  中山画刊  
分享至:

    中山沦陷后,日军在中山县境内部署了大量的兵力,最多时达2万人,约1个师团,另有伪军兵力5个团6000人,形势相当严峻。为扭转被动局面,中共南番中顺中心县委(下简称中心县委)即着手加强对中山抗日工作的领导,瞄准了具备良好群众基础和党组织力量较强的五桂山区,并逐步将其开辟为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展壮大部队,支持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

    五桂山抗日根据地的设想
    1940年冬,中心县委委员谢立全到中山地区检查部队工作,了解中山的斗争形势时,从梁奇达、谭桂明、杨日韶等处了解到中心县委在抗日初期便有经营五桂山区的设想。谢立全回到中心县委的驻地西海后,在中心县委会议上提出将在中山五桂山开展游击战的设想。但中心县委部分负责人持不同意见,认为五桂山小,而敌人统治强,控制着岐关东、西公路,就像钳子一样卡着五桂山的脖子,不能打游击,因此反对此设想。

    中心县委领导认为,要开辟好抗日根据地发展壮大游击队伍,需先统一干部思想认识,但判断五桂山是否适合发展为抗日根据地,必须要深入进行调查研究,才能找出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因而再次派谢立全、梁奇达到五桂山区,就建立五桂山抗日根据地的可行性进行实地调查。

   谢立全到达中山后,了解到五桂山濒临珠江西岸,山峦起伏,形势险要,山山一气。山区居有四万多人口,分布于600多个大小村庄,以客家籍人居多,群众基础好,党组织力量较强,而且经过一年多抗日武装经验的积累、杀敌锄奸活动的锻炼及反“扫荡”的考验,中山的人民抗日武装不断成长壮大。谢立全就此确认五桂山区具备进行游击战争的有利条件,将相关情况向中心县委汇报,最终获得中心县委全体人员的一致认可,决定实施开辟五桂山根据地的计划。


1.jpg

中山抗日游击大队暨抗日民主政权中山县行政督导处机关旧址

2.jpg

妇女们为前线抗日战士赶制御寒棉衣


    开辟五桂山抗日根据地
    1941年10月下旬,为了在开辟五桂山抗日根据地前扫清五桂山外围的敌伪据点,解决部队的武器和给养问题,谢立全指挥第一、第二主力中队袭击崖口伪护沙中队并取得胜利,全俘伪军40多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30多支和一批子弹。年底,谢立全在中山召开武装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心县委开辟五桂山抗日根据地的指示。

    1942年1月,罗章有、黄智奉命带来一支18人的先遣队进入五桂山区合水口、石门一带,摸清民情、社情、敌情、地形,为建立根据地打前站。先遣队进入五桂山后,在地方党组织积极支持和密切配合下,在群众中展开了防匪保家、抗日救国活动,深受群众的拥护,很快扎下根基。同年2月、3月,欧初、卫国尧分别带领第二主力中队六七十人、第一主力中队十多人先后转移到五桂山,驻五桂山的抗日武装部队逐步发展到120多人。

    为配合武装部队建立根据地,地方党组织增派一批共产党员到五桂山区合水口、灯笼坑、白企一带乡村,以教师为职业,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开展群众性的援军活动。游击大队初到五桂山,工作局面尚未打开,部队的给养问题发生严重困难。为了支援游击队,保证干部的必需生活,中山本部县委和各区的党组织千方百计筹集粮饷,辗转送入山区。翠亨、石门、合水口一带的群众,纷纷将家里的稻谷、番薯、南瓜、芋头等送到游击队营地。在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支持下,中山人民抗日武装不断壮大,五桂山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

    中山抗日游击大队成立

    1942年5月,中心县委为了进一步加强对中山武装力量的领导,将五桂山的两个主力中队整编,内部宣布成立中山县抗日游击大队,大队下辖三个中队,共120人,隶属中共南番中顺中心县委领导。
中山抗日游击大队成立后,不断加强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除此之外,大队还经常为民除害。如镇压附近害民、扰民的土匪和汉奸,支持民众起来反对敌伪征收“地税”、“伪票”的斗争,使部队的威信迅速提高,就连乡村的民事纠纷也可以到部队来解决。大队成立后的一年多时间内,先后经历11次较大的战斗,共歼灭敌伪军7个半中队。

    夜袭下栅伪联防中队李芬部,是中山抗日游击大队成立后的首次战斗。下栅位于五桂山东部的岐关公路北段,是一个比较大的墟镇。墟东祠堂驻着伪联防中队六七十人,配有两挺机枪。他们在下栅一带横行霸道,欺压群众,并限制阻挠抗日游击队开展抗日工作。抗日游击大队为了建立和巩固五桂山抗日根据地,扩大游击区,开展抗日工作,决定拔除这个据点。  

    为保证战斗的胜利,部队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通过地下党的情报人员摸清敌情,制订出具体、周密的作战计划,最终取得该战斗的胜利。首站告捷给予五桂山抗日军民以极大的鼓舞,中山抗日游击队的形象日渐深入民众的心。这证明了中山本部县委的意见和中心县委决定在五桂山建立抗日根据地是可行的、正确的。


    ◎链接一  敌后抗日游击战役

    中山人民抗日游击大队进驻五桂山后,中山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得到迅速发展,在不断出击日、伪的斗争中,逐渐扩大五桂山抗日游击区。


    夜袭下栅伪军

    1942年4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抗日游击大队从中山石门出发,晚上10时左右,顺利到达下栅敌人驻地附近。按预定的战斗计划,民族队机枪班登上下栅西南面高地担任警戒,以阻击可能从前山方向来增援的日军;主攻部队向敌人驻地靠拢。当队伍潜入到伪联防中队所驻的祠堂前时,只见祠堂的大门敞开,里面静悄悄的,门前有两个正在打瞌睡的伪军哨兵。手枪组见机行事,迅速上前撂倒敌人哨兵并占据了祠堂内通道,主攻部队随即冲入祠堂。祠堂里的伪军在猛烈的机枪扫射下和“缴枪不杀”的喊声中从梦中惊醒,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游击队已冲到面前,就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伪军中队长李芬因当晚未在祠堂住宿侥幸漏网。

    此战活捉了包括伪中队副在内的几十名俘虏,缴获机枪2挺、步枪30余支,同时没收了伪乡长梁鼎先的一批财产。

    活捉“飞天鸭”

    1943年春,部队积极建设五桂山抗日根据地时的同事们计划向三乡一带的平原地区扩展。三乡位于五桂山之西,是中山南部重镇,是五桂山通往石岐、前山、澳门、斗门的咽喉,岐关公路经过此处,经济比较发达。
三乡驻有伪联防大队属下的警察、联防、密侦等4个中队,近300人。大队长郑东镇(绰号“飞天鸭”)是三乡的土皇帝,依仗日军的势力,在三乡一带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人民恨之入骨。拔掉这个咽喉地带的敌据点,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谢立全亲自化装侦察,摸清了“飞天鸭”的兵力部署、驻地和武器配备以及地形地貌等情况。还召开会议,明确各队的任务和主攻方向。

    5月下旬的一天,谢立全、欧初率领游击大队摸黑进入三乡,除留一部担任阻击,防备从前山前来支援的日军外,其余队伍分三路进攻:一路包围警察中队;一路包围伪联防中队和密侦队;另一路直捣“飞天鸭”巢穴。战斗在深夜打响,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毙俘伪军100多名,“飞天鸭”郑东镇在往地道潜逃时被活捉。这次战斗共缴获机枪1挺、长短枪100多支及大批粮食、物资。


   ◎链接二 相关人物


1.jpg

    谢立全 (1917―1973)

    又名陈明光,江西兴国人,是红军长征干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二大队政治委员,1940年5月由中共中央直接派送广东,任中共南番中顺中心县委委员,负责军事工作,并任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副指挥。后历任中区纵队副司令、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参谋长、代司令员,抗战胜利后随队北撤烟台,投身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73年逝世。生前著有《珠江怒潮》、《挺进粤中》等回忆录,记述他在中山等珠三角地区的抗日斗争历程。


2.jpg


    卫国尧 (1913-1944)

    番禺沥滘乡人。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任中山抗日游击队负责人。1942年任中山县抗日游击大队大队长。1944年4月任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番禺人民抗日大队大队长,同年7月在与敌战斗中牺牲。曾将日文版《历史唯物论》译成中文出版。


3.jpg

    罗章有 (1921-2010)

    曾用名张民友,中山上栅人。194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参加中山抗日游击队,先后任战士、班子、小队长、中队长,中山抗日义勇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中区纵队第一支队副支队长,珠江纵队第一支队副支队长,东江纵队江北指挥部参谋主任。在建立五桂山抗日根据地方面做出重要贡献。1946年北撤山东,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纵队二团副团长。


4.jpg


    杨子江 (1919-1998)

    曾用名杨焕棠、杨里华,中山申明亭村人。1938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山二区支部书记,一、二区工委书记,杨子江中队中队长,二区中队指导员,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政训室主任,中区纵队第一支队、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政治处主任,中共新兴县委书记,新(兴)恩(平)开(平)中心县委书记。广阳地委委员,粤中纵队七团政委,新恩开总队政委,第二支队(广阳)副司令员等职。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