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主题报道 > 文章正文
打开远方的N种方式
文/ 谭桂华 图/ 疯子 林丽苗  中山画刊  
分享至:


    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这是一个极其形而上的说法。翻译为通俗的讲法,就是说人们虽然不断出发,不断到达远方,但心中始终还有一个更远的远方,似乎永远到达不了。

    从玄奘远赴西天取经,到余纯顺孤身徒步全中国;从哥伦布扬帆大西洋发现新大陆,到加加林乘宇宙飞船完成太空旅行……古今中外,总有一些抱持勇敢之心的人们,克服千难万险,探索未知的魔力世界。
到今天,人类的本能、前人的精神,正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后人,因各种各样的由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向着“更远方”进发。

远方是万金油

    有两个小由头。

    美国有本经典儿童绘本名为《菲菲生气了》,讲小女孩菲菲在某次大发脾气后,冲出家门,一路跑到野外,看见各种树木花草、石头,听见美妙的鸟叫,最后她爬上一棵大榉树,微风轻吹着头发,眼前有流水和浪花……菲菲觉得心里平静了许多。用书中的话说:“这个广大的世界安慰了她。”

    另有经常在藏区行走的户外爱好者们说,路上遇到的“同路人”性别比例大概为7:3。别误会,“7”为女性,“3”为男性。为什么呢?对很多人来说,进藏是“疗伤之旅”,特别是容易受伤的女性,情伤心伤事业伤各种伤,统统都可以在路上疗一疗。

    当然,这种说法多少有些戏谑成分。但不难看出,自然、远方对人的情绪、心智的影响,是不分年纪,伴随始终的。在远方,陌生的风土人文环境确实比较容易让人转移注意力,暂时忘掉烦恼。如果心境再开阔一些,把积攒了几年的好奇和热情,全部透支在短短几天的旅途中,把内心积攒的愤懑和戾气,全部置换为沿途无限旖旎的风光……这必然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

    如此来说,远方还真是一盒人人必备的万金油。头痛了瞌睡了烫伤了,甚至被蚊子咬了,都可以拿来抹一抹。那一刻的清爽,和藏区山口凛冽的大风一样,催人醒,振人心。

地图的魔性

    关于各种晒“旅行足迹”的方式,在社交平台中向来不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地图了,去过的区域就涂上颜色以示标记,没有去过的则留白待涂。这对于“地图强迫症患者”来说,简直就是一场视觉与心理的双重灾难。那一片片的白色,是他们无法忍受的“眼中钉”。他们的足迹,必须要覆盖到每一个地方。

    这种打开远方的方式,有时候在“我去过”这种简单粗暴的动力的驱使下,会显得过于肤浅,过于追求形式。不过,也不能否认,它是刺激人们勤勉行走、不断到达更远方的有效方式。

    当然,地图只是一个概念,并不是说所有的旅行者都有这样一张真实的地图。更多的人,会在心里绘制一份自己专属的地图和线路,像中了蛊、着了魔一样,痴迷地行走在远方道路上。与其说这是地图的魔性,倒不如说是旅行者内心有一种难以可以的“远方瘾”,一旦深陷其中,定是难以自拔,也乐得逍遥。

上路即是回家

    还有一种道行比较深的旅行者,他们的出发、回归观念,和普通人刚好相反。他们认为,每次出发都像是别人回家,轻松自由、无拘无束;而结束旅程回归庸常,反倒会拘束自己,浑身不自在。

    疯子是户外圈里的元老级人物,也是本期专题的采访对象之一。他和朋友们就常常处于这种“上路即是回家”的状态。每每行至一些罕有人至的边境村落,和淳朴善良的村民们一起起居食饮,把酒欢歌;抑或行至一些鲜有人迹的荒原,寄情于天地斯文,忘我于自然物理,让身体舒展、再舒展,让灵魂自由、再自由。他们甚至想过将来把这副躯体交付圣洁的雪山,给生命一个至纯至净的归宿。这种感觉奇妙又自然,无形亦不可言,非亲往而不得领悟。

    对他们来说,或许生命本就属于远方之路,而生命的意义就是永不止步的探索和激动人心的发现。


让身体舒展、再舒展,让灵魂自由、再自由_副本.jpg

让身体舒展、再舒展,让灵魂自由、再自由


人们虽然不断出发,不断到达远方,但心中始终还有一个更远的远方,似乎永远到达不了_副本.jpg

人们虽然不断出发,不断到达远方,但心中始终还有一个更远的远方,似乎永远到达不了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