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主题报道 > 文章正文
远方,远方
文/ 谭桂华 图/ 疯子  中山画刊  
分享至:


    在散落一地的鸡毛与蒜皮中,在永无穷尽的庸常与琐碎中,“远方”成为每个人内心与俗务对抗的梦想方程式。在大排档高谈阔论时,在深夜梦魇惊醒时,这个梦想,总会出现在你面前坏笑,甚至讥讽你是个迈不开腿、上不了路的胆小鬼。于是,你收声屏息,辗转反侧,第一百八十六次想象着远方的晚风轻轻拂过面颊是多么的舒爽宜人。

    翌日清晨,你放下所有,赌气般的踏上旅途;抑或带上所有,向着远方孤注一掷。

    这是“放荡不羁爱自由”名义下的出走模式。在这件事情上,人人患有分裂症,特别是在“此处”生活久了的人们,内心总会分裂出另一个柏拉图式的自我,固执地认为“生活在别处”。

    事实上,“别处”永远是相对的。我们习以为常的此处,可能正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别处;而我们魂牵梦绕的远方,也可能正是别人不屑一顾的日常。两地迥异的风物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本能,在于心底那些咕噜咕噜冒着泡泡的冒险因子。

    ——至于出发或不出发,全在于自己。


klq051_副本.jpg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