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悦享 > 文章正文
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
陈远  中山画刊  
分享至:

 

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jpg

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

 

     到了立陶宛的第二天,我们就到距离首都维尔纽斯约28公里的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了。那天去得早,游客并不见多,可惜眼前总有层层雾霭,不过,那个仿佛就在水面上的童话般的岛屿城堡却是一下子就看见了的。在天空渐渐明朗时,我在用粉红色砖石砌成的城堡外头走了一圈,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湖水相伴,岛屿城堡的确是在湖水的包围之中。

岛屿城堡.jpg

岛屿城堡


     忽然,我在城堡边的加尔瓦湖,见到了多只小船,一问,坐船环湖45分钟,还有船长扬起风帆为你操控,十八个人,二只小船,付90欧元,以这样的价钱就能在湖上领略盎然天趣,值得了! 一进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时,我就觉得空气十分清鲜,怎么会不清鲜呢?你看那深邃葱郁的树林子,还有遍地的野草闲花,而且都是自然而然地生长着的;一坐上那些小船,就看到泛着粼粼波光的湖水十分清澈,自豪的船长总在吐露溢美之词,他告诉我,那些湖水实在就是地下水,周围没有工厂、没有垃圾场,不受污染、非常干净;特拉凯周围有6000多居民,特拉凯区有24000多居民,平均寿命85岁!这难道不与空气有关,与水有关?我以为,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一带才真是适宜人居住的地方。然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球上,说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所有生物都有存在保障,那就不一定了。我亲眼看到有一两只说不出名字的可爱的小昆虫,姑且就叫它昆虫吧!从我上船时起就停留在船头上,即使坐到它的身边,它也不思逃离,但终于不幸给船长发现了,船长轻而易举地把它们抓住并顺势扔下湖去,我见到可怜的小昆虫在湖面上浮游着,原来它是湖里的鱼喜欢的食物,可见那些小昆虫生命也无常!

船长与作者.jpg
船长与作者


     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有80平方公里,走是走不完的,看是看不尽的。但建于十四世纪末的那个岛屿城堡,却一定要踏足了。一进去就是广场,广场有断头台,居然有人率性而为地把头伸过去拍照,危险的游戏啊!倘若铡刀意外落下,连发出嗟叹之言也来不及的。顺着木梯上之,便见一平台,我因之想起据说关押基度山的法国的那个伊夫堡的平台,而颇以为眼前的城堡曾经做过监牢,也是挺适合的,而这之前,有着多个园锥尖顶瞭望台的城堡分明只作为防卫之用。时光流转到了现在,城堡有一部分已成为历史博物馆了,博物馆有岛屿城堡的介绍,有特拉凯镇的介绍,当然也有其他的藏品,如古地图、古货币等,这中间有一幅油画特别容易引人遐想,那是立陶宛画家画的曾几何时的破败城堡,于是,城堡的过去,城堡的现在,可堪对比了。

小土丘的木雕.jpg

公园上矗立着立陶宛大公国缔造者盖迪米纳斯的木雕


     据说,维尔纽斯是立陶宛大公国的盖迪米纳斯公爵缔造,我在维尔纽斯市中心曾瞻仰过盖迪米纳斯的高高雕像;又据说,岛屿城堡也是盖迪米纳斯公爵所创建。在走过两架连接两岸的木桥步上一个小土丘时,我欣赏过一尊高比人的雕像,那是很巧妙地利用一棵树所雕成,我疑心那也是盖迪米纳斯公爵。大概,在立陶宛人心目中,盖迪米纳斯公爵值得纪念,没有他,怎么会有每天都接待数不清的远方客人的维尔纽斯和靠近维尔纽斯的岛屿城堡呢?正是盖迪米纳斯公爵,当然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为立陶宛创造了物质财富、精神财富。
     到一个地方游玩,真要讲运气!坐船环湖时,天气算如意,有段时间甚至阳光和煦。但当我们正要告别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时,雨说下就下,而且越下越大,顷刻间,人们顿感荒寒幽冷。但是,目睹密集的雨点打在湖面上、打在城堡的墙上时,却似乎有着另外一番情趣的快意;尤其是打在树木花草上时,树木花草因之像染上一片白光,而显得更加晶莹、更加通透。于是乎,为了保留这个记忆,我冒雨拍了一张乌云密布下的湖中照片,如今拿出来回味时,觉得身处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只是不久前的事情。

加尔瓦湖环湖游.jpg

加尔瓦湖环湖游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