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画刊 > 悦享 > 文章正文
蟛蜞菜
文/图 孙幸   中山画刊  
分享至:

白花蟛蜞菜1.jpg

 

     那天在一家号称专做地道美食的餐厅吃饭,部长推介说餐后甜点有“蟛蜞菜糕”。点菜的朋友问了两次都听不明白,我知它确实是中山地道美食,不顾朋友请我吃饭的礼节,插嘴说:“好,就来一份!”
莫说我那位朋友是新中山人,就算是地道老中山人,吃过蟛蜞菜糕的,知道什么是蟛蜞菜的,怕是已经不多了。这样一来,饭台上,我又有一样卖弄自己“土著食家”的机会了。
讲古还得由头开始,何谓之“蟛蜞”?

 

     “蟛蜞”谓何
     蟛蜞是螃蟹类水陆两栖动物,又称磨蜞、螃蜞,学名相手蟹。由于蟛蜞习惯横行,偶尔直行时两只前螯合抱,一步一叩首,摇摇摆摆,彬彬有礼,犹似古人行礼作揖状。故文人老饕以古文名句“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为之取雅名为“礼云”。蟛蜞卵子也有了一个锦缎般的名字:礼云子。直白说,蟛蜞形状有点像大闸蟹,脚有毛,但个体细小,最大的也不过脚指头般大小,在沙田区河畔、田埂、塘边皆随处可见其踪迹。也许今天的人们吃惯海鲜,熟识大闸蟹、膏蟹、肉蟹,偶尔去一趟田边、海滩,见到几只相似大闸蟹迷你版的小动物,就兴奋得大叫:“啊,蟹仔啊!蟹仔!”在珠三角,那东西十有八九是蟛蜞!
     蟛蜞的生命力极强,繁殖速度快,它以吃植物为生,在农田中会危害水稻,严重影响农民生计。据清代屈大均的《广东新语》记载:“广州濒海之田,多产蟛蜞,岁食谷芽为农害。”以往未有大量使用化肥、农药时,遇上合适时节,农田、河涌的水面,常会漂浮着一大片蟛蜞。
     这里,我无意多讲蟛蜞“古仔”(故事),皆因蟛蜞喜吃植物,其中一种本地人就叫它蟛蜞菜。珠三角蟛蜞多,自然蟛蜞菜也多。


     谈谈蟛蜞菜
     过去在田埂地头、路边涌基有很多野生蟛蜞菜。细长的叶片翠绿色叶纹清晰,有薇薇卷曲,叶边带毛齿,叶对生在茎节上,叶柄极短近乎无柄。茎直立或倾卧,着土后节上易生根,全草的枝干泛棕红色,长有白色茸毛。茎顶带有头状花序,圆圆的一个小白花球,与菊花很相似。到秋天多能结果,子实很多,呈黑色棱形颗粒状,束聚在一起。蟛蜞菜通常会长到尺把长,草茎圆柱形,茎中有一点点空心,春夏天大多数时间都长得水莹通翠,水分充足,很是草嫩,用手轻轻一捏,脆爽脆爽给人以水灵灵的感觉。折断的草茎,会散发微香的气味,如用嘴一尝,会感觉到隐约的咸味。蟛蜞很喜欢吃这种植物,用蟹钳可以轻松地卡断草茎,吧喳吧喳地往嘴里塞,那样的连续不断想必味道不错。乡下人就把这种植物称之为蟛蜞菜,准确说来叫白花蟛蜞菜。
     蟛蜞菜不但蟛蜞喜欢吃,过去乡下人也常用来喂猪。摘蟛蜞菜就成为昔日乡下小孩子的一种劳作。蟛蜞菜一旦有生长会长成一小片,很容易采摘。边摘蟛蜞菜做家务,又可以在田野玩耍,不时还可以寻找泥土中的小壳螺,留作顶螺壳游戏,小孩子们一般都乐意而为之。
     可别以为蟛蜞菜是野生的、喂猪的,很粗贱,那也是一种人可吃的好东西。夏天,在剁蟛蜞菜做猪食时,若遇上一把长得水嫩的,倘若这天刚好母亲心情好,她会留下一把,用来做蟛蜞菜糕。

白花蟛蜞菜2.jpg

白花蟛蜞菜

 

     蟛蜞菜——不知名的大美食
     蟛蜞菜糕是中山人药食同源的乡土美食。蟛蜞菜糕制作很容易,将蟛蜞菜捏柔或切碎,榨出菜汁,加糖后煮开,用半生熟粉的形式拌入粘米粉,调成稀稠适宜的比例,就可蒸出翠绿晶莹的蟛蜞菜糕。秋冬天,也有人家用秋收晒干的蟛蜞菜熬水做糕,不过此时糕体颜色就偏深一点。蟛蜞菜糕口感咽韧,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不但好吃,还有清凉祛湿、保肝护肾、醒神乌发和防治感冒的食疗功能。
     中山常见的蟛蜞菜有两种,一种是绿叶白花的,叫白花蟛蜞菜;另一种是叶茎全是红色的,叫红蟛蜞菜。两种蟛蜞菜味道功效相近,但习惯上,中山人常用白花蟛蜞菜来做日常食用,红蟛蜞菜却是治疗外感的好草药。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治头痛身热之类的常见药也没有多少,可很少会去看医生买药吃,其中也有蟛蜞菜的功劳。当遇上外感时,将红蟛蜞菜洗净,在铁锅中洒入一把大米,与红蟛蜞菜一同炒至大米变微黄,乘热攒入清水,煮上二十分钟。趁热饮上这样一碗汤水,盖上厚被褥,发上一身大汗,睡过一觉,感冒就好了,很是灵验。重感冒时,还有人将两种蟛蜞菜一同使用,据说效果更好。现在的感冒药多了,使用也方便了,但好像治病的过程不如用土方子舒服。
     中山的乡下人家还有用白花蟛蜞菜煲汤的习惯,其中煲猪肚是一绝配。将白花蟛蜞菜放入猪肚中,煲至猪肚稔熟,汤清肚滑,好饮好吃,病时治感冒,平时当凉汤保健。
     如今,农药化肥用多了,田间连蟛蜞菜也少见了。有餐厅卖起蟛蜞菜糕来,确是一件怀旧的事,只是如今餐厅追求卖相好,改用淀粉,蟛蜞菜糕变得更晶莹翠绿了。还有一件遗憾的事,就是请教了好些乡下老人家,他们都不懂蟛蜞菜的学名,研究植物的学者,又不知何为蟛蜞菜,至今我仍未能确定蟛蜞菜是否就是“鳢肠”。

本文摘自《中山客·草木民间食经》(广东人民出版社2015年7月第1版),当当网及中山各大书店有售。

红蟛蜞菜.jpg

红蟛蜞菜

 

中山画刊微信

最新阅读

将爱心献血进行到底
最美新市社区
“浴佛节”里醉龙欢
出租屋的喜与忧
集中 共享 互容 互通